【双鬼使黑】无题段子

雷点:鬼使黑个人自攻自受向

弃权:OOC我的,其他归官方

CP:决京鬼使黑X阴阳师鬼使黑

简单粗暴以战斗力定攻受了,决京鬼使黑挺能打的

为了方便区分,决京鬼使黑的名字简称决京黑

+++++++++++++++++++

    决京黑醒的时候鬼使黑还在睡。

    他盯着对方傻兮兮的睡颜,露出了一个同样傻的表情,脑子混沌了好些时候才迷迷糊糊的抬手挠挠后脑勺,想起来自己起这么一大早是为了什么——他得早点做完今天的日课。

    虽说都是式神,但他和鬼使黑的工作范围不同,平日里少有能一起腻歪的时候。所以说两人不在一个单位上班,哪怕住在一起了都像是距离恋爱。

    昨日他往决京哪边请了假,只要做完日课任务比如首胜大蛇什么的就可以回家窝着,作为这些日子他辛辛苦苦攒金币出钱给队里请辉夜姬的奖励。思及此处他就有些颓,无论是在哪个单位他好像都是劳碌命。

    好不容易才等到今日鬼使黑休假,总算能在家里咸鱼一阵。昨晚他夜场都打完回家还回来还见着鬼使黑在熬夜写通告,当下就把他心疼坏了。


    凑近了一看净是什么“阴阳师BUG修复补偿”、“违规操作封号通知”……鬼使黑白天里要给寮子里带小崽就算了,晚上都不得清闲。

    他和鬼使黑分配的单位不同,到犯不着决京黑处理通知公告。只是看鬼使黑每天晚上熬着夜写这些,他看着都有些犯恼。毕竟也是同一个人,鬼使黑什么个性他还不知道?让鬼使黑耐着性子写公文?太没有人性了……

    于是他也跟着做到鬼使黑身边,俩人大半夜的喝着浓茶赶了整整一晚。


    迷迷糊糊处理完当日的公告俩人连洗漱都没精力做,到头就睡。现在起来了决京黑才发现他们俩谁的衣服都没换。


    “算了,洗把脸先去把日课做了。”

    想到今日难得的好日子,决京黑还是强打起精神,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起来。胳膊和髋骨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哒”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总算觉得舒坦了些。


    桌面上凌乱的纸笔被他三五下塞回桌柜中,鬼使黑则被他用毯子卷起来抬到了更温暖的卧室内。

    柔软的被窝和毯子让鬼使黑的眉眼都舒缓开,梦呓着决京黑听不懂的话,蹭了下枕头陷入更柔软的美梦。决京黑看得有点入迷,不自觉的用手指沿着鬼使黑的脸划动,跟着对方脸庞的起伏勾勒。


    他和鬼使黑其实长得不太像。

    决京黑和鬼使黑站一起,从来没有人能认错他们。明明出自一个个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从面容到个性,一些细微的不同导致了一些错误的感情——当然决京黑不觉得这种错有什么不好。

    不如说这些不同决定了他对鬼使黑的沉迷只会日益加深。

    在事情即将往不可描述发展之前,决京黑理智的收回了手。深呼吸两口就麻溜的跑出去给自己先扒拉了两泼冷水。

    室外温度零下十六度,冷水泼到脸上就跟刀刮一样,决京黑瞬间就清醒了。他把自己的脸拍得啪啪作响,溜回屋内洗漱,将身上的庆典套重新换成当年的地府制服。

    出门前他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决京黑冲到床边飞快的在鬼使黑额头上啵了一口。


    决京的战场比阴阳寮的战斗简单些,可能是他与鬼使黑的战斗套路不同。相比阴阳寮,决京的混战地图并不太依赖御魂与装备。在这个地方心黑手狠才是最重要的,而他就是心黑手狠中的佼佼者。

    面对简单的日课,决京黑更是把这种狠辣发挥到极致。靠着同为地府员工的交情,搭着孟婆的飞车越塔了不知道多少回。一路上火花带闪电,伴着孟婆略癫狂的娇笑声,决京黑一轮就做完了两个任务。

    “速度还行,还有两个任务就麻烦了……我不擅长助攻啊。”

    看着要求助攻20次的任务,决京黑有些犯难。

    他特别不擅长团战,所有的技能都是为了和其他式神单对单硬碰硬。让他团战尾声跑去开个大抢人头还成,辅助什么的他哪成啊?

    “……得了,慢慢攒吧。”

    也只能这样。


    等全部任务完成,时间也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决京的工作环境也就这点让人赞不绝口,硬性工作压力轻得很。但除了这些日课以外的什么排位工作,百鬼奕任务就特别烦人。

    心态不好的式神怕是一天工作下来得在家里怄一晚上气。


    以前就有过同事从决京组转到阴阳师组的,据说当天连跪300次场场送对面成神,也是惨。

    决京的工作一完成,他立刻就晃悠到了阴阳师的工作大楼。鬼使黑也有属于自己的日课,不过不是什么麻烦的东西,就是打打结界突破带带狗粮的小事儿。反正鬼使黑所在的寮子就是个小号寮,属于随便养养的范畴。平日里真正让鬼使黑疲于奔命的还是官方那些事。

    以前吧就是黑车。

    官方哪来那么多的鬼使黑开车?还不是拿着几个员工轮流车轮战,一天下来能把一批鬼使黑累成狗。

    后来好些了,就是守守阴界之门。

    每天守着门,还是打车轮。没直接累成狗,但差不多也快狗了。


    相比起以前的日子,鬼使黑现在的日课工作真的轻松了不少。就这一点决京黑还是很感激把鬼使黑所在的寮子废弃成小号的阴阳师。能站在员工角度想问题的项目组长,真的不多见了!

    刚踏入阴阳师大楼,相熟的鬼使黑们就纷纷和决京黑打起招呼。


    “你又来代班啊?唉真好,他连休假日的日课都能有人代。”


    决京黑乐呵呵的往那个鬼使黑手里塞了杯浓茶,对方眼圈下的黑影已经连粉都盖不住。

    “你要不转组去决京呗?那边的日课很轻松。”

    那个鬼使黑露出个忧郁的表情,完全不符合个人气质的叹道:“舍不得现在的项目组长,他那么非,又是个新人……我走了寮子怎么办?”


    决京黑了然的点了下头,同情的拍拍这个鬼使黑的肩。

    对方是比家里那位更晚任职的鬼使黑,上班的时候他们的职位已经是总公司决定为点击就送的范畴了。有些非到不行的新任项目组长一开始就只能靠着鬼使黑和另一个点就送的雪女起步。


    和任务组长有了感情也是个麻烦事,转组的时候总是良心不安。


    在办公室里和其他鬼使黑寒暄了一阵,决京黑就提上镰刀前往了鬼使黑的日课地点。

    ’冷静,你行的决京黑。‘

    他这样安慰自己。


    决京的工作和阴阳师的工作完全不同。

    之前提到过,决京世界里的法则更依靠式神的个人战斗水平和风格。而在这里一切都被数值化,规则相当严格,强就是强弱就是弱,除了偶尔出现的运气使然,更多的是绝对数值的比拼。


    这恰恰是决京黑最不擅长的地方。

    他拿捏不好使用御魂的时机,也闹不准三火技能的循环时机。总之几场日课都挺艰难,让寮子里的座敷童子再次对他刮目相看。


    “你打得真是太烂了,说多少次这种时候要放个大,才有机会再取对面一条狗命,让我们再续一波攻击……”


    经常被教训,决京黑也习惯了。反正是座敷童子的关爱方式,他就受着呗。就这样一路吵吵闹闹,他终于也做完了鬼使黑的日课。


    扛上镰刀走出公司时,慌忙奔过来做日课的鬼使黑与他碰个正着。决京黑自然的打个招呼:“哟你醒啦?日课帮你做了,上次你替了我,这次就轮到我吧。”

    鬼使黑闻言面色一松,他之前还担心过自己会因为迟到,一天的休假时间有半天浪费在日课里呢。


    他捧着自己平日里用的围巾,把决京黑也拉到了自己的围巾范围内。

    “现在我们有讲究一天时间了,你想做点什么不?”


    决京黑看着对方毫不遮掩的灿烂笑容,觉得自己的眼有些酸,呆愣的说道:“想睡觉。”

    鬼使黑眨了下眼:“那就睡呀?”


    “……感觉你在说黄段子。”

    “明明是你先开始的。”

评论(4)
热度(34)
© 湛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