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使黑白】无题段子

CP:鬼使黑X鬼使白

和其他段子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单独看

弃权:OOC我的,其他不是


    鬼使白已经接连两夜没睡。

    再怎么说鬼使也还保留着人类的部分习性,比如晚上会睡觉一类的。所以两夜不睡对鬼使白还是造成了巨大的困扰。

    今日还要继续陪阴阳师打斗技,站在斗技场上,鬼使白眼睛都快闭上了。


    对面是常见的一波流配置,里面有……有……


    “小白!”


    最后只听得见阴阳师崩溃的大喊声,他就什么想法都没了——说起来,刚才对面大天狗是不是速度飞快的刮起了风?对面兔子什么时候跳的舞?他怎么一点都没看到?


    鬼使黑带了一夜狗粮,披着晨光回寮,把一个个蛋安排到应有的位置,记录了一轮成长数据后才打着哈欠往屋里走。

    他得睡一会儿再回地府,不然根本没精神做事。


    刚踏入阴阳寮里的房间,他就发现已经有一个人在这里占位置了。他的房间平日里压根不放东西,究竟谁会跑来蹭他的铺位?

    不爽的把被子掀起个盖,鬼使黑立刻又给埋了回去。

    ——是鬼使白。


    红色眼影都遮不住对方眼下的乌青,眉毛也疲累的皱起,似乎在梦里都被各种工作压倒不堪重负。

    “……干嘛那么认真,翘个班不就行了。”

    鬼使黑把手往被子里探,果然对方根本没有换衣服就躺下了,估计是不小心睡着,被寮子里其他妖怪搬过来的。

    现在才是初春,就算鬼的皮肤对气温敏感度很低,他还是怕把鬼使白弄醒了,根本不敢掀开被给对方换衣服。

    

    鬼使白的制服背后有个相当碍事的大结,咯在背后翻身都难。鬼使黑思忖片刻,干脆把两只手都探到被子里,轻轻的扒弄鬼使白身后的大绳结,一点点的把绳子抽开,抬起对方压住绳末的手臂,用相当缓慢的动作把绳子抽了出来。

    解决了绳子剩下的就好办了,鬼使白的衣服一项松垮,没有绳子固定随便一抽就能脱下。反正最里头的衣服穿着睡也没什么,只脱外套就行。


    太阳越爬越高,阳光就洒在认真办事的鬼使黑脸上,把他惨白的皮肤也照的发光。


    “……你在干什么?”

    鬼使白睁开眼,顺着鬼使黑拉衣服的动作配合的抬起手臂,让对方方便把外套拽出去。


    鬼使黑蓦然僵硬。

    好一会儿才小声道:“穿着衣服睡不舒服,给出你换换。可别生气,不喜欢我现在就给你绑回去。”

    鬼使白不喜欢鬼使黑用那样亲近的态度对待他,毕竟那是鬼使黑留给弟弟的亲昵。他又不是对方的兄弟,何必占据一份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鬼使黑越是把他当兄弟看,他越是觉得愧疚。

    只是今天实在太累,鬼使白一点也不想动,就算鬼使黑跑来自顾自又把他当幼弟照顾也不想抗拒。


    ……其实还是有点开心的,只是直接表现出来的话,鬼使黑又要得意忘形,变本加厉的吧?


    因为离得近,鬼使白也很轻易的看到鬼使黑眼里的血丝,红色眼球上能看到血丝也是件蛮不容易的事。

    迷糊了一阵鬼使白才想起来,他们为了补过年时修的假,已经加班好几天了。


    “你要不要睡一下?待会儿再回地府。”

    因为困意浓厚,鬼使白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正在用呱言责备他们的判官,对方说着说着,连身体都变成了呱。

    鬼使白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知道这是鬼使白困傻了说的胡话,正常情况下鬼使白绝对不会翘地府的班。可鬼使黑仍旧从善如流的解开自己背后的结,小心翼翼躺在了鬼使白身边。

    两人早就死了,没有呼吸,可阳光照射下他们仿佛仍旧鲜活。


    雪女被阴阳师派来叫两位鬼使回地府,判官专门让孟婆带话给山兔,说地府的工作堆成山,怎么不见来给阴阳师帮忙的鬼使回去。

    可刚打开门她就给阖上了。


    鬼使俩睡得正香,相互拥抱着看上去舒服极了。


    “大人还欠着鬼使人情呢,今天就帮忙遮掩一下吧。”

    她自言自语的跑去回复阴阳师。


    被以为睡得正香的鬼使白睁开了一只眼,瞄向刚才打开又合上的门扉。随后他重新闭上眼,把头往鬼使黑的怀里又钻了点。

评论(1)
热度(33)
© 湛涩|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