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使黑白】无题段子

【自娱自乐段子,有比较详细的死亡描述注意略过】

【段子与段子之间没有因果联系没有剧情联系】

【OOC我的其他不是】


鬼使黑无聊,堆了一堆树叶点着了看火玩儿。


他还是人的时候父母就喜欢让他看着灶膛,注意把控火势,在适当的时候添柴加火扇风。

或许是这种记忆太过深刻,导致鬼使黑连起招都会习惯性的带起一镰地狱鬼火。他喜欢这些温暖的东西,在饥寒交加的日子里守灶膛是他唯一享受的事。


那个时候他和月白两个人守,坐在火堆前就很开心。


看着跳跃的火光,鬼使黑突发奇想的跑去早被荒弃的老房子那里溜了一圈。那处已经无人居住的土房正被一群小孩占据着,上上下下的跑跳玩什么鬼屋游戏。


鬼使黑能理解其他人对这个房子的好奇,毕竟是接连发生了四起惨案。


这家人的幼子在一个冬日死去,死的时候浑身是伤,皮开肉绽。据说是被山里的野猪所害,被啃去了不少骨肉。父亲好不容易才把他从牲畜的手里救回来,可幼子身体不好,没撑过一晚就去了。

没过两月,前去救孩子的父亲变因野猪所伤的伤口感染发病,在浑浑噩噩中痛苦的离去。

紧接着,这个可悲家庭里剩下的二人,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子也出了事。孩子被捆在柴房,胸口被人用镰刀切开。凶手甚至从伤口里掏出了心肺。

被人发现的时候他还活着,带着诡异的笑容指向自己母亲。数月后,母亲也死了,在和父亲相似的病痛里挣扎着断了呼吸。


因为这家人的故事实在太可怕,所以村子里的人草草收敛了母亲的尸体后,就禁止村中的孩子到这一片玩耍。

时隔多年,这一禁令也被天真的孩子们打破。


他们玩完了鬼屋游戏就开始折腾吃的东西。

孩子们把带过来的一堆红薯埋在堆砌的沙土中,翻找了落叶和枯木点燃,将红薯埋在最下层的沙土里,围坐在火堆旁边等待美味出炉。

鬼使黑自然地凑到了小孩子中间,捡了一根枝条在火堆里挑了两下,让下层空出更多的空间,方便空气进入。


“红薯得这样焖,下层太紧的话温度不够。”


小孩们诧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鬼使黑,一个个都吓呆了。今日鬼使黑穿着地府的觉醒制服,平日里穿的那身在上次的战斗中有破损,新的制服又没发下来,只能用这一身顶顶。

他其实不很喜欢经常穿觉醒制服出来晃,因为不想把伤口露出来让鬼使白看——尽管对方根本不介意。


深陷的胸膛,十字交叉的伤口,甚至还有血一样的东西在伤口上流动,仔细看就会发现这处伤口根本没有合拢。


离得近的一个孩子立刻坐在原地哇哇大哭起来,红色的眼球、胸口的伤痕以及鬼使黑凶恶的表情,合起来看超吓人。

一个小孩哭起来,一大波小孩也跟着哭了。

鬼使黑手足无措的哄着他们,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过来看他们烤红薯。


鬼使白前来找鬼使黑出工干活的时候,就看到对方身陷一波小孩之中,被眼泪鼻涕抹了一身,却一个都哄不住的尴尬场景。


他叹了口气,把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孩子抱起来,拍拍背哄着夸着,好歹把一个孩子哄得只剩抽噎。

“你在干嘛?”

“烤红薯。”

鬼使黑无辜地指向火堆。


里面已经散发出了红薯香甜的气味,鬼使白一闻就知道里面的红薯该好了。他拿起鬼使黑放在身侧的小木棍,麻利在沙土堆中捅出一个小洞,把红薯一个个勾了出来。

香气四溢。

“红薯好了,先吃了再哭吧。”鬼使白冲哭得最带劲的一个孩子说道,把地上的红薯捡起来,手上一用力就分成了两块。

他给抱着的孩子分了一半,然后把剩下一半给了爱哭鬼。

看到有两个孩子已经开始分红薯了,其他小不点也一个个收起哭声,眼巴巴等着鬼使白给他们掏红薯、剥红薯皮。


鬼使白的手根本不惧凡火,可他并没有直接把手伸到火中拿红薯,而是像很早很早以前那样,用小棍在沙土里拨弄。


鬼使黑看着对方的动作,记忆越过了关于老房子里的凶案,越过了月白的尸体父母不甘的表情,越过了自己死前诡异的笑容。最终记忆的画面定格在很早以前,他和鬼使白一起守灶膛时,对方温暖的笑容上。


他一直很喜欢烧灶膛,更喜欢烧灶膛时,月白在火光掩映中微笑的脸。


“发什么呆,走了,今天还有很多灵魂要引入地府。”

“啊,哦。”

鬼使黑站起身来,把钉在鬼使白脸上的目光拔回来。

明明对方没有笑容,可掏红薯的时候却和遥远的过去完全重合,鬼使黑愣是脑补出了对方一脸笑意的模样。


烧了一通火,鬼使黑来劲了,他伸了个懒腰跟在鬼使白身后,用十分讨打的姿势往工作地点走。



评论(2)
热度(17)
© 湛涩|Powered by LOFTER